安溪铁观音、乌龙茶、金骏眉、正山小种、大红袍、牛栏坑肉桂、小青柑、马头岩肉桂批发,购买请 点击【淘宝店】进入下单 送免费试喝,不满意包邮退!

茶为器之魂,器为茶之体

茶艺表演 admin

器因茶而生,千年的茶文化,孕育出绚烂夺目、多姿多彩的各式茶器,如晶莹剔透、形态各异的玻璃茶器,坚固耐用的搪瓷茶器,美观大方的竹木茶器等,无不散发着中式

  茶为器之魂,可让美器得名;器为茶之体,卸掉三千尘世,可装千载茶情。

  自西汉起,茶具的出现已愈二千余年,浩瀚岁月长河,茶与人的故事千万种演绎,茶与器的纷呈终身异彩。

茶为器之魂,器为茶之体

  茶器,让饮茶满富仪式感,陆羽的《茶经》把采茶、加工茶的工具称为茶具,泡茶、饮茶之具称为茶器,直到宋代时,两者合二为一。茶器,一种完成一定礼仪的必备佳品,一种让品茶至好至尚的必然过程,也是享受制汤、造华的过程。

  除了那份仪式感,还有浸入灵魂深处的东方生活之美,不管是素雅优美的,还是华丽富贵的,都能让人领悟到喝茶的另一种意境,一种对于极致生活美学的探求。

  “一壶冲古意,千秋有同心”,早在宋代的时候陶土茶器就已崛起,至明代时更为流行,而与一般的陶器不同,紫砂壶的里外都不敷釉,它胎质细腻,既不渗漏,又有肉眼看不见的气孔,经久耐用,有着“以泥为骨,以金玉为声”之美誉。

茶为器之魂,器为茶之体

  宋徽宗在《大观茶论》里写道:“盏色贵青黑,玉毫条达者为上,取其焕发茶采色也。”此处说的玉毫条指的是盏面上形成银褐色细密条纹,像兔子的毫毛,故也叫做兔毫盏。北宋蔡襄《茶录》载:“茶色白,宜黑盏,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,其坯微厚,糒之久,热难冷,最为妥用,出他处者皆不及也。”

  器因茶而生,千年的茶文化,孕育出绚烂夺目、多姿多彩的各式茶器,如晶莹剔透、形态各异的玻璃茶器,坚固耐用的搪瓷茶器,美观大方的竹木茶器等,无不散发着中式元素的时光之美。

  茶因器而重新绽放,茶器的存在给了人们用味蕾体会时间的机会,也给了人们与时间优雅对话的机会。两者就如同彼此的左右手,相互依赖,没有茶的器物就像缺少了灵魂的摆件,于茶而言,少了茶器的陪伴,将无处承载。

茶为器之魂,器为茶之体

  茶与器,生而相随,终身相依,是人与自然,人与人,对大和、大融的领悟与遵从,更是从江河山野到灵魂深处的深醒与回归。

  茶为器之魂,器为茶之体,一器一物一盏,诉说你我,道尽人生。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